币印潘志彪专访:一直想把算力控制权交还矿工

区块链资讯矿工2020-02-14 18:34:22  阅读 -评论 0

原文标题:《专访币印潘志彪:一直想把算力控制权交还矿工》
原文来源:星球日报
「现在大部分的矿池都是在用我们当初开源的那套代码,包括前 10 名里也有不少。所以这个决定是很好的。只是后来给我们自己创业造成了一些麻烦,过多的竞争对手(笑)。」
币印潘志彪专访:一直想把算力控制权交还矿工
文 | 黄雪姣 运营 | 盖遥 编辑 | **Mandy 王梦蝶**
出品 | Odaily 星球日报(ID:o-daily)

2019 年 9 月,格局稳固的矿池江湖突然变盘。
鱼池、币印先后从比特币算力占比第二、第三的位置,轮流坐上了第一矿池的交椅;几乎同时,比特币前十矿池中涌入了 3 个新玩家,1THash&58COIN、BytePool 和 OKExPool。
作为矿业的「中台」,矿池精准把握着算力的毫厘变动,往往先知「春江水暖」。在这矿池排位变动、新玩家入场的背后,蕴含着新一年矿业重要转向的苗头。
近日,Odaily 星球日报深度对话了币印创始人 & CEO 的潘志彪,他为我们讲述币印这匹黑马一路驰骋的前因后果,也解析了减半将至、牛市初兴的矿业格局。
从 2013 年入行,一手创建两大世界矿池,到开源矿池代码,为大部分新矿池铺路,让算力行业进一步去中心化,潘志彪,无疑是行业的贡献者之一。
此外,不常公开活动的潘志彪也是矿圈的「活化石」。在他的介绍中,我们能看到早期从业者面对市场起伏的诸多思考和敏锐布局。以下为对话精华整理,enjoy~
买域名、做矿机的往事
Odaily 星球日报:你在矿圈的历程是从哪儿开始的?
潘志彪:是在 2014 年初左右,我在圈内的第一份工作是在李笑来老师发起的比特基金。当时正值牛市,圈内大部分人的信心变得非常膨胀,什么都想干。所以我们一面定了烤猫的矿机芯片,一面也投了自己的芯片,而且流片成功了。
但 2014 年市场有点像 2018,基本在下行,矿机再做可能就卖不出去了,就作罢了;而烤猫,众所周知,也在隔年 1 月消失人间。
行也入了,怎么办呢?因为我是搞软件出身,做过并发量非常大的系统,做矿池很顺手,就拉了百度的前同事,也是现在币印的技术负责人李天昭做了唐池。
但生不逢时,那之后比特币遇上大熊市,后面还是暂停了创业,找工作,就这样去了比特大陆,拉起团队,买下 BTC.com 这个域名,先后做了区块链浏览器和矿池品牌,还有钱包。
差不多用了两年时间,把队伍从 0 做到 20 人,朱砝也是那时我在找产品方面的人时「收编」的。
Odaily 星球日报:据说 BTC.com 是一个价值连城的域名,当时花了多少钱买的?
潘志彪:大概 80~100 万美金,从海外买来的。之所以买这个短域名也挺有意思的。
那时我的设想是做一些软件业务,来给公司引流。当时比特大陆用的域名是 bitmaintech.com,我觉得太长了,非常不方便;最先尝试购买 BM.COM,未果,后来公司花了好像 20 万元左右,买了 bitmain.com。那时候是熊市,价格还算合理,但我们觉得还需要一个短的域名和品牌,老板就去买了 BTC.com。
谈开源、算力去中心化
Odaily 星球日报:你觉得矿池有所谓的中心化吗?比特大陆系的几家矿池,比特币算力加起来一度超过 50%。但他们解释说,「我们一旦作恶,矿工可以 / 可能随时把自己的算力切走」,也就是说矿池应该没有算力控制权和作恶动机,您怎么看?
潘志彪:矿池确实还是有作恶可能的。因为这不需要说长年累月的做,而是只在一个小时之内、一天之内实施攻击,目的就达成了。这个攻击并不一定要伤害社区所有人,他也可能就伤害一个人,这是有可能存在的。
Odaily 星球日报: 看到你们之前发布了新挖矿协议,是为了把算力控制权交还矿工吗?
潘志彪:对,那是去年 9 月的时候,新协议叫 BUMP(Bitcoin Universal Mining Protocol)。
矿池通过专用挖矿协议协调成百上千的矿工,当前主流的挖矿协议是 stratum,它有几个方面的不足。
首先,它诞生的时候,比特币全网的机器数量才 10 万台,现在已经变成了几百万台,所以当时协议设计的机器规模、网络带宽都非常小,所以在矿机的通信方面,这个协议就显得没那么高效了。BUMP 作为新协议,对复杂环境下海量设备的连接、稳定性都进行了优化。
其次,BUMP 设计成把矿工的各种控制权,比如都分离出来,理论上每台矿机挖什么、怎么挖交由矿工自己选择的,比如矿工可以进行升级投票、选择打包哪些交易、拒绝恶意块重组等。如此一来,矿池就很难再「操纵」算力了。
币印潘志彪专访:一直想把算力控制权交还矿工

BUMP 协议发布现场
Odaily 星球日报: 理论上可行,但对大部分矿工来说是不是太过麻烦了?现在各方的支持率怎么样?
潘志彪:是啊,所以如果真的推行的话,99.9% 的矿工可能不会真正上手使用,自己建节点、打包交易之类的,还是当作老协议那样去用。但 BUMP 协议提供了很多选项,他可以不用,但一直拥有这些权利。
现在还没明确的支持方,大家有些动力补足吧。要是更新协议的话,矿工要更新老机器固件,二个是需要得到很多矿机厂商支持,但这种事情(他们做了)赚不了什么钱。
2020 年有机会的话会继续推动,总之,需要一个经年累月的过程。
Odaily 星球日报: 除了矿池外,你觉得矿业某个环节出现一定的中心化了吗?
潘志彪:在矿机领域之前有,比如比特大陆,市场份额一度达到 80%,但需要注意的是,这并不代表作为比特币基石的算力是垄断或者中心化的,矿商没法控制卖出去的算力。
但如果你去新疆走一圈,会发现其实那儿的电力在百分比上已经是垄断的规模了。
Odaily 星球日报:当时你在主导 BTC.com 矿池时,为什么开源了矿池代码?不怕出来很多竞对吗?你怎么评价这事的影响?
潘志彪:当时,开源是跟老板讨论出来的。比特大陆 96% 以上的利润都来自于矿机销售,所以市场越大,利润就越大;长远地看,要让市场更加繁荣,比特币必须是去中心化的。
既然我们公司大、利润高,我们就出钱养一些人,把这个矿池代码做了、开源出去。矿池行业就有更多参与者进来,就自然地去中心化了。
影响的话还是有的,现在大部分的矿池都在用这套代码,包括前 10 名里也有不少。所以这个决定是很好的。只是后来给我们自己创业造成了一些麻烦,过多的竞争对手(笑)。
Odaily 星球日报:如果没有这套开源代码的话,其他团队从零开始研发的成本大概是多少?
潘志彪:挺高的,不是说你拿钱就能做,你需要找到合适的人,很多团队做不了。
其实类似的事不少,行业老人都觉得阿瓦隆矿机早期贡献很大,他们开源了自己控制器、RaspBerry 的挖矿代码等,也促进了行业的去中心化。我觉得的南瓜张理念和行动力确实都很赞。
Odaily 星球日报:说到新矿池,2019 年 Q4 比特币前十矿池涌入了 3 个,1THash &58COIN、BytePool 和 OKExPool。前两个听说是一个老板,合起来算力已经站上第五了。你觉得他们为什么会在这个节点加入,做自己的矿池?
潘志彪:前者主要是几个股东自有算力,目的应该是想做自己的品牌,或是想在全产业链插旗。今年矿圈确实很热,吸引了一些交易所来做矿池,或是看中矿工群体的借贷需求,也很正常。
说到做矿池,还是有一定门槛的,你要么在产品和技术上很牛逼,要么是你的矿工资源足够,要是两头都不沾就别弄这个事了。
Odaily 星球日报:比特大陆曾在财报中提到,矿池服务在 2018 年上半年贡献了 4300 万美元的收入,同期的硬件销售收入是它的 60 多倍。这是不是说,矿池并非利润丰厚的行业?
潘志彪:我们算微利吧,并且风险大。我们刚开始做矿池是因为对这个领域相对熟悉。搭矿池时两个星期就推一个币种,但时机比较好,很快也拿到比较很理想的市场份额,有些币种我们的算力长期维持在 40%。
但是就算业务做大,或者说在这些主流币种上算力都做到比较靠前,矿池也没办法赚到大钱。不过对不少人来说,它有个无法取代的优势:它是新币的源头,币直接从区块奖励打到矿池地址上,干干净净。
全产业链布局,成了矿企都瞄准的方向
Odaily 星球日报:可以和大家介绍下,币印最大的几次增长,算力主要来自哪儿?
潘志彪:今年的话,丰水期我们把握了一下。想要找算力增长,要么找新增市场,要么找在丰枯转换过程中的算力。
我们的经验,新增市场是最好占领的,也就是新的算力。我觉得不要直接去抢,存量的话基本要靠低费率。这又不是一个利润很高的市场,没什么意思。
Odaily 星球日报:你对币印现在的状态满意吗?各方面吧,比特币算力前三、矿圈第一会务公司、产业资源对接等等。
潘志彪:我觉得在矿圈我们公司都还可以,非矿圈的市场 / 业务还有待提升。
币印现在刚刚走完第一阶段,我们花了两年时间(比特币花了一年的时间),基本上把主流的 POW 币种都推到了全球第一的位置上去。再往上推的话也有空间,但就不会像之前那么大了。(Odaily 星球日报注:据 miningpoolstats.stream 数据,近一周日内,币印在 BTC 等 5 种排名前十的 POW 币种中算力占比排在前三)
另外,这个行业在不断追求去中心化,一家公司过大的话,大家都会远离你,更甚者会有敌对的情绪出来,那也不是我们的追求。所以未来,我们一方面会往矿业金融方向给矿工提供一些工具、服务,另一方面下沉到维修、运维这方面去。(Odaily 星球日报注:目前币印已推出印比特这一主打矿机维修的子公司。)
不足的话,我们有时不够有预见性。比如说,2019 年熊市时,面向矿工的借贷业务确实有机会,但当时我们的敏锐度明显不够,不太懂。后来遇到合作伙伴贝宝后才知道这个业务可以做,还挺受欢迎的。
这就是认知的问题,因为我们三个创始人都是偏互联网出身,对金融不够敏感。
Odaily 星球日报:在金融方面,币印之前有推过很多合作方的产品,不知道接下来思路会不会有所转变?
潘志彪:会的,背后还是会接合作方,但产品及销售端会由币印来跟矿工对接。最受矿工欢迎的服务其实也就两类,抵押比特币借 USDT、稳定安全的场外人民币 / 美金通道。但这些金融服务,目前在国内还处于灰色地带,甚至有可能违规,我们不会去碰法币相关的业务。
Odaily 星球日报:运维、维修和矿池相比,模式好像要重很多?币印去做有什么优势吗?
潘志彪:不算有明显优势,现在刚起步。印比特那边也有他们自己的负责人在把控,经验很丰富。
Odaily 星球日报:怎么看减半之前矿机的出货量和算力的增长?
潘志彪:即使币价翻番,减半之后矿工收益也跟现在一样,并不会缩短回本周期;那如果涨幅没有翻一番呢?对矿工来说,回本周期继续拉长。加上,我觉得现在矿业的投资已经进入比较饱和的状态。所以我感觉,在币价涨幅有限的情况下,算力不会再这么高速增长。
「不挖矿」的矿池老板
Odaily 星球日报:当时入行有什么契机,一开始就买币了吗?
潘志彪:为了赚钱嘛。币有买一些,不买币能叫入行吗,但也没把所有的家当都拿来买,而是随着信心的加强、对这个行业的认识越来越多,慢慢买。
Odaily 星球日报:很多矿池老板自己也投入很多,建设矿场和挖矿,你也是吗?
潘志彪:我现在没有参与矿场,从效率和时间角度来说,我从来都没看好挖矿赚币。买币就行了嘛,我觉得买币是效率最高的行为。最简单的策略,就是像投资机构一样定投。投完即使币价跌,你的币也不会说一下变成 1/10,因为你的成本也下降了。然后等个几年它就会涨上来。我觉得投资就是这样,没有闲置的资金,你投什么资?
但话说回来,我们选择了做矿池,就要把面向矿工的生态做好。对企业家来说,做生意还是要响应市场需求,不要夹杂太多自己的好恶。
除非你个性足够强,比如像赵长鹏。他会公开表达对 BCH、BSV 的个人看法,(币安上也)坚持不给它们改名。
Odaily 星球日报:你预期币价涨到多少会卖?10 万美金?
潘志彪:10 万美金一下子就到了,应该不超过 3 年。但我很多年都不会卖的。
Odaily 星球日报:穿越牛熊却 hodl 住不卖是什么感受?
潘志彪:在牛市时就很烦,因为币又不变多。熊市时担心过一次,就是 2013 年从 266 美元高点跌下来的那波,几乎让所有人都以为比特币失败了,这玩意儿结束了。但那时我只是在观望。
自己买完币之后不久,2013 年年底,比特币从 8000 元跌下来,大家又开始难受了,觉得这个行业可能就是个小众行业。
最难的还是 2015 年,市场熊得不能再熊了。当时 1000 个 BTC 才值 100 万,(企业)继续撑下去可能也是死,币还没了,最好的做法只能是冬眠。
当时有想过离开这个行业,比如回互联网赚点钱,但后来比特大陆有工作机会,就没走。
Odaily 星球日报:2019 年的熊市有什么不同吗?
潘志彪:很不一样,2019,老人的圈子里没有人有任何的沮丧和灰心,大部分人已经对比特币和周期有清晰认知了。
Odaily 星球日报:你感觉身边的人从一开始留到现在的,多吗?
潘志彪:最早的人,2013 年进来的人可能 1% 都不到。但我感觉,后面进来的人能走进核心圈的人更多,也比以前的人更专业。2013 年你很难见到一些在很好的公司工作过的人,金融的从业人员也比较少,现在有很多。
Odaily 星球日报:你有卖比特币去买其他东西的经历吗?
潘志彪:有,最近的一次是,2017 年买了一辆特斯拉。马克斯是有英雄色彩的人,多交点钱我都乐意,支持他创业。
拉里·佩奇说过类似的观点,他说我愿意把钱捐给这样的能改变世界的企业,它们在不停地创造价值,捐给慈善反而是资金使用低效的一种方式,就跟最低工资法一样存在经济学谬误。
来源链接:weixin.qq.com

区块律动 BlockBeats 提醒,根据银保监会等五部门于 2018 年 8 月发布《关于防范以「虚拟货币」「区块链」名义进行非法集资的风险提示》的文件,请广大公众理性看待区块链,不要盲目相信天花乱坠的承诺,树立正确的货币观念和投资理念,切实提高风险意识;对发现的违法犯罪线索,可积极向有关部门举报反映。    

声明:链世界登载此文仅出于分享区块链知识,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此文如侵犯到您的合法权益,请联系我们kefu@lianshijie.com

参与讨论 (0 人参与讨论)

相关推荐

矿业2020:疫情+比特币减半下的危与机

矿业2020:疫情+比特币减半下的危与机

在5月份比特币减半后,大家的挖矿收益会直接减少。现在疫情发生了。Q3:目前来看,中国地区的算力还没有因为这场疫情受到大的影响。

比特大陆市场优势受到MicroBT挑战

比特大陆市场优势受到MicroBT挑战

自2017年以来,比特大陆一直保持着其作为主要加密矿机硬件制造商的地位,但现在市场份额可能会慢慢转移到总部位于深圳的MicroBT。据报道,恰逢去年比特币价格上涨,MicroBT的矿机直接承担了2019年比特币算力总增长的近一半。

Ripple CEO:比特币区块链网络被「中国的四家矿机制造商」所控制

Ripple CEO:比特币区块链网络被「中国的四家矿机制造商」所控制

区块律动BlockBeats 消息,Ripple 公司首席执行官加林豪斯 在接受电视主播采访时批评比特币被「中国的四家矿机制造商」代表了。虽然确实只有四家矿机制造商没有控制比特币网络,但中国的矿池确实占据了主导地位。

我的比特币挖矿场日记

我的比特币挖矿场日记

也希望今后的我在这条道路上摸打滚爬搞出一个自己的定点,这个就是我在比特币挖矿场生活的日记讲述~

神马矿机2019年售出约60万台矿机,美元收入或高达9位数

区块律动BlockBeats 消息,比特币矿机制造商 MicroBT(神马)在 2019 年售出了 60 多万台比特币矿机,占全网算力的近30%,而根据价格预估,2019年神马矿机销售美元收入或可高达9位数。

神马矿机销售总监:矿机生产已复工,部分物流也已通畅

区块律动BlockBeats 消息,在2月13日的「币印会客室」中,神马矿机销售总监张文成表示:「我们(神马)生产已经复工,目前部分物流也通畅,但不是所有矿场都能进入。现在入场挖矿,矿机供应这块问题不

疫情造成比特币算力增长放缓,会引发什么长尾效应?

译文如下:目前估计有约65%的比特币算力来自中国,但由于疫情的影响,可能会对比特币网络的挖矿活动产生长远影响。就目前而言,比特币矿场业务似乎暂时没有受到疫情产生较大波动,但是后续也许会有造成损失的可能性。

中信银行打造“区块链”信用证结算!

中信银行打造“区块链”信用证结算!

科技不会改变金融的实质,但却能让金融服务更高效,能让资金供、需方信息不对称的问题更好地解决。近期,中信银行首个区块链项目——基于区块链的国内信用证信息传输系统(简称BCLC)(一期)成功上线,这是国内银行业第一次将区块链技术应用于信用证结算领域。 据中信银行国际业务部总经理助理张栩青介绍,将现在流行的区块链技术应用在国内信用证中,改变了银行传统信用证业务模式,信用证的开立、通知、交单、承兑报文

麦妖榜
更新日期 2019-09-03
排名用户贡献值
1牛市来了30910
2BitettFan24187
3等待的宿命23810
4区块大康20369
5六叶树20310
6linjm122719429
7天下无双16192
8lizhen00215280
9让时间淡忘14586
10yelanyi050511349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