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H
以太坊(Ethereum)并不是一个机构,而是一款能够在区块链上实现智能合约、开源的底层系统,以太坊从诞生到2017年5月,短短3年半时间,全球已有200多个以太坊应用诞生。以太坊是一个平台和一种编程语言,使开发人员能够建立和发布下一代分布式应用。 以太坊可以用来编程,分散,担保和交易任何事物:投票,域名,金融交易所,众筹,公司管理, 合同和大部分的协议,知识产权,还有得益于硬件集成的智能资产

引介 | Eth2 研究团队 AMA:分片、可扩展性、可组合性

编者注:以太坊 2.0 研究团队于 2019 年 7 月 15 日在 Reddit 上做了一个持续时间长达 12 小时的 AMA (有问必答)活动,本文即是对该场问答活动的节选。 问:Phase 0 会带来可扩展性提升吗?有了 Sharding 之后,以太坊每秒能处理多少交易?Vitalik:Phase 0 让一个轻客户端可以用非常轻量的方式给你传递 eth1 链的哈希值(当然也还有瑕疵,因为你

引介 | Eth2 研究团队 AMA:Eth1 to Eth2 大迁徙

编者注:以太坊 2.0 研究团队于 2019 年 7 月 15 日在 Reddit 上做了一个持续时间长达 12 小时的 AMA (有问必答)活动,本文即是对该场问答活动的节选。 问:在现有设计中,Ether token 怎么从 Eth1 移到 Eth2 上?Carl:这要看你说的 "Ether token" 是什么意思。 验证者可以发送 32 eth 到保证金合约,这些 ETH 就会转移到信标

干货 | 以太坊 2.0 Phase 0 V0.8.0 技术规范详解(上)

概览信标链(Beacon chain)是居于以太坊 2.0 系统核心的一条链。叫这个名字是因为这条链会充当随机性的信标,但也可以就叫做 "系统链" 或者 "脊柱链",等等。这条链也是验证者 "所在" 的链,也就是说,验证者的 责任 会在这条链上得到分配、验证者会在这个共识环境中运行协议层的随机数生成器、验证者也在这条链上为链顶端的区块投票并 形成确定性检查点;这里也是验证者引用分片链状态(cros

教程 | 手把手教你用 MakerDAO 和 Compound 拿利息

教程 | 手把手教你用 MakerDAO 和 Compound 拿利息

MakerDAO 和 Compound 是两种原生于密码货币世界的新兴服务,有望成为开放式金融系统的主要基础设施。MakerDAO 系统提供了一种质押生成的密码学货币,也叫 "稳定币" DAI 。Compound 是一种通过算法来创建高效货币市场的协议。这两个开源系统都是构建在以太坊区块链上的。本文是一篇实用型指南,教你如何使用这两个基于开放式金融(也叫"去中心化金融")系统的应用。此外,你还将了

通告 | 每周以太坊,2019-06-30

Layer-1 新鲜出炉:阶段 0 的技术详述已冻结!现在各客户端可以全速前进开发实现了<https://github.com/ethereum/eth2.0-specs/releases/tag/v0.8.0> Eth2 实现者视频会议 [1]。Ben Edgington 的长推特备忘录 [2][1]: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Y8rh

干货 | Nick Szabo:货币的起源,Part-4:演化出来的 “饥饿保险”

干货 | Nick Szabo:货币的起源,Part-4:演化出来的 “饥饿保险”

饥饿保险Bruce Winterhalder [W98] 观察到了动物之间偶尔出现的食物转移模式:被容忍的窃贼、生产/乞讨/机会主义、风险敏感型生存状况、作为副产品的互惠、事后报答、非现货交换以及其它模式(包括亲属利他主义)。在这里,我们只看风险敏感型生存状况、延迟互惠以及非现货交易。我们所主张的是,用 食物-收藏品 的相互交易来替代事后报答(delayed reciprocity),可以提升食物

观点 | 范式转变:Eth2.0 的分片链如何能服务于 Eth1.0 上的合约?

编者注:本文为 Casey Detrio 于 6 月 1 日发表的长推特,谈及 Eth1.0 的迁移问题以及一个他认为非常天才的想法:用桥接器让 Eth1.0 上的合约来协调分片链,让后者的吞吐量可以为前者所用。Eth1.0 的迁移问题实际上是所有以太坊社区成员都关心的问题,而周全的解决方案显然还需进一步讨论。 Casey Detrio:昨天我跟 @josephch 聊了很长时间,他问了一个重大但

观点 | 当前 DeFi 应用的流动性模型

观点 | 当前 DeFi 应用的流动性模型

随着开放式金融协议的潜力逐渐显露,一些应用率先火了起来。Maker 在锁币数量和交易量方面独占鳌头。Compound 和 Uniswap 略逊一筹,不过在流动性上遥遥领先于 0x、Dharma、Augur 和 dydx 。其他应用还处于默默无闻中。这三个主流协议在设计上都凸显出了流动性优势:用户无需找到某个特定的对手方就能进行交易。Maker、Compound 和 Uniswap 的成功似乎与它们

Jolestar:智能合约到底是什么?

编者注:本文为 jolestar 讨论 "智能合约" 意义及其前景的文章,展现了他对计算机应用架构的深入理解。在人们越来越不喜欢讨论 "大问题" 的今天,这样的思考现得难能可贵。我以为,没有这样的思考,也就没有所谓的 "进步"。文中加粗部分俱为编者所加。 引言·什么叫 "智能合约" ?区块链的『智能合约』是一个容易引起争议的概念,一次 Vitalik 也说后悔用智能合约(smart contra

每周以太坊,2019-05-25

Layer-1 Eth2.0 实现者视频会议 [1]。备忘录 [2][1]: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dw2GmEuLr5k[2]: https://gist.github.com/mratsim/81ffa60648e53b1facccf999d088e8eb Lighthouse eth2 客户端更新:用 Rust libp2p 写的 Disc v5,S

 通往 Serenity 之路

通往 Serenity 之路

Ethereum 的历史中从来不乏对核心协议的改进和升级。完成今年二月的君士坦丁堡(Constantinople)升级和即将到来的伊斯坦布尔(Istanbul)硬分叉之后,以太坊将走向 Serenity,也就是以太坊成长的最终阶段。根据 Vitalik 在 2018 Devcon 上的演讲,Serenity 将分为几个阶段,估计每个阶段都会维持一年。以太坊 2.0(也就是 Serenity 的别名

可信身份模型初探

可信身份模型初探

编者注:本文为 Jim McDonald 介绍身份系统的文章。在这篇文章中他由浅入深地介绍了身份系统中的不同角色和不同的身份系统方案,一步一步迈向更理想的解决方案。虽然这仍然不是终极解决,但至少是一个不错的开端。 密码学货币世界里很难建立信用体系:身份创建和销毁的过分便捷,令交易中的任何一方都不再可信。也因此,诸如借贷、保管、授权等操作的去中心化尝试都难以展开。本文旨在引介身份(identity)

信任:可信第三方、人性与利益冲突

信任:可信第三方、人性与利益冲突

自从上周末我疯狂追 《怪奇物语》 这部剧后,便忍不住回味年幼时骑车穿过美国郊区的刺激感。那个时候,整个小镇就像一个游乐场,镇上的居民都彼此认识,我们可以无拘无束地走街串巷,只不过走亲访友的时候还是要敲敲门。多么美好的回忆啊……好吧,上面都是我幻想出来的。实际上,我在马来西亚的某个城市出生并长大。这座城市太大了,骑行根本骑不动啊,还要提防被流浪狗追,一不小心就淹没在了陌生的人潮之中,谷歌地图还要过几

Eth2.0 节点的网络通信

Eth2.0 节点的网络通信

编者注:本文为以太坊基金会研究员 Kevin Mai-Hsuan Chia 做的关于 Eth2.0 节点通信组件的幻灯片。本页只作入口,具体内容由文内超链接进入。 Part-1 (https://ethfans.org/posts/eth2-serenity-network-pa...)对比 Eth1.0 的节点内部栈层,突出 Eth2.0 节点的新需要。Eth1.0 的节点可以分为三层:负责传输

Moloch DAO:瓦解公司制

Moloch DAO:瓦解公司制

组织可能有无数种规模和形式。而区块链让人们可以开展激进且新颖的组织实验。我们已经看到的了 ICO 的爆发(和破灭,就当前来看)。对于大多数人来说,重新思考项目如何产生并长期存在是一件魔幻的事情。ICO 只是一个起点,是即将到来的事物的冰山一角。在本文中,我将提供关于 Moloch DAO 的详细思考。这是一种新的组织形式(由 Ameen Soleimani, Arjun Bhuptani, Jam

V神力推的以太坊2.0,发展的如何了?

碳链价值编译组出品作者:Matt Slipper & Dan Tsui译者:王泽龙以太坊2.0相关的研发工作正在快速推进,其计划于今年3月份发布信标链(beacon chain)测试网络。然而,一系列协调方面的问题放缓了其推进与实现的速度。在本文中,我们总结了相关问题,并提出了能帮助解决这些问题的方案。总体情况概览以太坊2.0”是指一系列可以显著改善以太坊区块链性能的规范(specific

 Joseph Lubin:迈向全球经济结算层

Joseph Lubin:迈向全球经济结算层

编者注:本文为 Consensys 创始人 Joseph Lubin在 Deconomy 2019 上的演讲《Toward a Global Settlement Layer》全文。文章版权来自 Decrypt Media。 Decrypt Media 声明:Lubin 是 Consensys 的创始人,Consensys 是总部位于纽约布鲁克斯的孵化器,为 DecryptMedia 提供资金,

Mist 的日暮

Mist 的日暮

编者注:本文为 Mist 团队的 Alex Van de Sande 于 3 月 22 日发表的博文,宣布 Mist 以及 Ethereum Wallet 项目停止运营,而 Mist 团队会转战其它方向。一如文中所说,Mist 是第一个有图形界面的以太坊钱包,也是第一个支持 ERC20 代币标准的钱包,对整个以太坊生态来说,都有着非凡的意义,如今走向日暮,着实令人唏嘘。但也正如作者所说,可以使我们

对链式结构型 PoS 系统的 “虚假权益” 攻击,Part-2

对链式结构型 PoS 系统的 “虚假权益” 攻击,Part-2

漏洞 2 以及权益重用攻击通过跟踪这些代码库的历史版本,我们注意到漏洞 1 最初是在将比特币的 "区块头优先" 功能合并到 PoSv3 代码库时引入的。更早期版本的密码学货币(例如:peercoin)并不存在漏洞 1 ,因为在将区块存储到硬盘之前要先经过两项初步验证: 验证将要花费的输出是否存在于主链中; 验证 PoS 区块的 kernel 哈希值是否达到难度目标。 第一项验证是通过查找交易数据库

Vitalik:以太币总量会是多少?

编者注:本文为 Kobe van Reppelen 组织的 EthTrader Communiity 视频采访翻译稿,采访对象是 Vitalik。本译文只节选了与货币供给硬上限相关的问题。视频地址及采访全文附在文末。问:我听说你曾提到设定一个货币供给的硬上限以及这样做的好处;我相信很多人都希望有这样一个上限,因为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有限的货币供给会直接刺激我们大脑中的定价神经。那么,你认为我们是

加载更多
Loading 5d4944f2664eff4d6db13951eef17d045e111ef7833c29fb100b55e2a1766b55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