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来云首席架构师、CR筹委会委员苏翼鹏专访

行业报道linjm12272019-09-17 23:14:03  阅读 -评论 3  阅读原文

1. 您能介绍下您的工作背景以及您是如何加入亦来云的吗?和您以前做过的工作相比,现在的工作对您来说有什么不同或特别之处?

我在软件和互联网行业工作了20多年。2002年,我加入了陈榕创办的科泰公司,陈榕所倡导的软件理念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2003年,我负责智能手机操作系统Elastos OS 2.0的开发。到2007年,软件的技术开发取得了成功,但由于种种原因,软件并没有进入市场。从那时起,我意识到社区和生态系统对于操作系统的重要性。2010年,我离开科泰加入了刚刚开始创业的小米科技。

2017年4月,陈榕邀请我参加亦来云项目。经过一段时间的思考和技术准备, 2017年7月15日,我参加了亦来云项目的筹备会议。2017年8月1日,亦来云项目正式成立。从那以后,我一直是亦来云的首席架构师,随后成为亦来云基金会的三名理事之一。2018年8月,CR筹委会正式成立时,我辞去了基金会理事职务,成为CR筹委会成员。

区块链作为一个新兴行业,有很多发展机会,但这样的机会最终只会留给那些善于创新并努力实现目标的项目。去中心化使得区块链项目在组织形式和技术发展上与传统的互联网项目有很大的不同,这让我在亦来云的工作充满激情,每天都有一个全新的体验。

2. 您能介绍下作为首席架构师,您的日常工作吗?您负责哪些团队?

亦来云从一开始就在探索一种适合区块链项目的运营模式。在项目启动后的上半年,我的工作不仅包括技术方面的内容,还包括整个创始团队的日常管理和运营。在此期间,亦来云主链于2017年12月22日正式上线,ELA于2018年2月1日在火币上线。

之后,越来越多优秀的人才加入了亦来云团队:李恒擅长行政、人力资源管理和跨部门组织协调。牛靖宇对产品技术有着非常深刻的理解,善于运用各种工具组织和管理技术开发工作。朱凤具有丰富的跨国项目合作经验。李斐和张戈帮助亦来云建立了海外社区和团队。此外,我们还组建了一支专业的数字资产管理团队。这些有才华的人在各自的专业领域都做得很好。

因此,我逐渐从繁杂的日常事务中解脱出来,更加专注于对亦来云未来战略的思考和规划。对于我的日常工作,我现在更像一个足球场上的自由人。我与核心团队一起推动亦来云基础设施的建设和社区的发展,与工程师讨论现有技术的优缺点和未来发展的可能性,并与社区贡献者沟通,以及时了解他们的需求给出最直接的反馈和建议。

3. 您对最近上线的以太坊侧链NEO侧链有什么看法?下一步计划做什么?

以太坊侧链和NEO侧链的发布对亦来云有两个含义:首先,它意味着亦来云的主侧链架构技术更加成熟;其次,证明了亦来云区块链架构兼容其他公链及其生态系统的能力。

目前,这两个侧链还处于Beta测试阶段,所以只对社区开放了有限的访问权限。亦来云侧链开发团队将继续收集来自社区的反馈,以进一步改进侧链功能。此外,我们希望以太坊和NEO生态系统项目能够顺利迁移到这两个侧链上。为此,CR筹委会已批准并资助社区ETH Task Force的提案。我期待在将来,通过CRC提案机制,有更多的应用开发者能够加入进来一起完善和开发更多的侧链应用。

4. 张戈已经离开了CR筹委会,现在甘地接替了他的工作,您有什么想法和社区分享吗?

2018年3月,张戈加入了亦来云,负责发展开发者社区的工作,他的工作取得了一定的成效。同时,CR筹委会的任期为一年,任职期满后,我们希望有更多有代表性的社区成员加入CR筹委会。在目前的三名成员中,张烽是中文社区的代表,甘地是英文社区的代表,我是项目创始团队的代表。这是目前比较合理的方式。

5. 在亦来云和CR,您对自己有什么个人目标?您打算将来继续担任CR理事会成员吗?

我的个人目标应该与项目和团队的目标相结合。我希望根据项目发展战略,加快亦来云社区和生态系统的发展建设,推进亦来云基金会的重组计划,推进亦来云技术标准化工作,让更多的人才能够更轻松地参与到亦来云项目中来。

关于第二个问题,CR委员会委员竞选正式启动后,我是否参选还没有完全决定,这取决于我将来如何在团队和社区之间分配时间。目前,我倾向于参加竞选。

6. 您如何组织CR筹委会的工作?大家一周开几次会,都有谁来参加?在会议期间,大家是否会针对某些建议一起讨论并决定下一步的工作?

CR筹委会会议是成员了解其他成员想法、改进工作思路的一种沟通机制。会议中,成员们不做决定,成员们的决定通过对提案进行表决来做出。

目前,CR筹委会通过Zoom每周召开一次语音会议。如果委员认为有必要举行一些专项会议,他们可以请秘书处安排时间。参会人员包括三名筹委会成员和CR筹委会秘书长,如有需要,也会邀请提案相关的团队参加。

会议的内容通常与具体的建议或提案有关,我们会在会议上就这些建议或提案提出我们的意见。在大多数情况下,我们通常意见一致,但偶尔也会有无法解决的分歧。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不会强求达成一致。相反,我们将根据各成员对这项建议或提案的独立判断进行表决。

7. 您是CRC白皮书的唯一作者。谁构建了CRC白皮书的共识机制?应该如何管理社区事物的决策是如何做出的?您从哪里得到灵感的?在撰写白皮书时,您必须做出哪些困难的选择?

2018年5月,我当时正在学习和研究DEX(去中心化交易所)的一些机制,确定了几个必须解决的关键问题。其中一个问题是软件升级和社区治理。为此,我通过互联网研究了大量的信息,但没有找到一个完美的解决方案。然而,一些DAO(去中心化自治组织)的思路启发了我。我意识到,我们为什么不为社区治理建立一个共同的共识机制呢?后来,我花了一些时间完成了这个机制的初步概念,得到了陈榕、韩锋两位创始人和团队成员的支持。陈榕给共识治理下的亦来云社区起了一个非常好听的名字:Cyber Republic。

后来,众所周知,在2018年8月,亦来云成立了CR筹委会。作为这个想法的发起者,我辞去了在亦来云基金会理事的职务,成为CR筹委会的一名成员。一方面,我可以在我认为重要的事情上投入更多精力;另一方面,我希望团队更加关注这个事情。然而,接下来几个月发生的事情偏离了我最初的设想:筹委会成员对CR的理解并不一致,此时的CR正朝着一个中心化组织的方向发展,但我的意图不是建立另一个更大的"亦来云基金会",这对项目毫无意义。2018年12月,我在圣何塞向我们的美国团队宣讲了CRC。2019年1月,我完成了CRC白皮书的初稿但并没有急于发布,在随后的6个月里,我对草案做了多次修订,以便结合筹委会期间的经验和技术调整它的可行性。

在修改白皮书的过程中,团队和社区中的许多人都做出过贡献,因为人太多,我无法提及他们所有人的名字。中文CRC白皮书在翻译成英文时,Rachel,Rebecca,Cassie和Alex投入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在设计CRC时,投票规则的设计是最困难和最有争议的,这涉及到社区成员的话语权问题。在团队内部讨论时,几乎所有第一次看到规则的人都会问我,为什么弹劾委员和反对提案使用的是ELA在流通中的绝对比例,而不是支持和反对票之间的相对比例。这样的选择对我来说也很难,但由于我不想将CRC变成纯粹的资本游戏,最终决定采用限制大资本占据绝对主导地位的规则。

8. 您在亦来云和CR负责很多工作,您如何管理自己的时间?您在空闲时间喜欢做什么?您有什么特别的爱好或兴趣吗?

在亦来云项目的初期,由于缺乏人才,我在这个项目上投入了大量的时间,周末也会经常加班,甚至有时候会根据项目需要和工程师们通宵工作。

后来,越来越多的人才加入了团队。通过合理的分工和授权,我的工作量大大减少了。现在,我希望更有效地利用时间,做我擅长的事情。所以我会不时地反思自己:我应该做的最重要的事情是什么,我应该为此投入多少精力,并优先考虑找到实现目标的正确方法。

空闲时间,我喜欢围棋和徒步,偶尔打扑克。然而,因为下围棋更耗时,加入亦来云团队后就很少下了。在野外徒步是一项很好的运动。当天气好的时候,和有相同爱好的朋友去徒步是一件非常惬意的事情。

9. 您认为,CR目前还有哪些不足?为什么? 如何解决这个问题?


CR目前仍处于筹备阶段,我们的目标是通过CRC推动亦来云社区和生态系统的发展。CRC共识本身还有许多方面需要改进,更困难的部分是实施和跟踪提案。我们希望通过区块链技术提高提案流程的透明度,以便整个社区都能参与其监督。

CR网站的建设也相对缓慢。作为CR的信息交流的主要平台,网站需要实现很多用户交互功能,用户体验非常重要。我们对CR网站提出了很多需求,但由于人力的限制,网站开发的进展一直比较滞后。目前,正在考虑是增加预算还是让更专业的团队参与进来解决此问题。

10. 您认为CR的最大优势是什么?

我们知道,现实社会治理的最大问题是信息传播问题,这也是各种不公平现象的根源。 CR的最大优势是CRC共识基于区块链技术。这是一种社区自我发展的机制,使社区治理过程开放,透明,并激励更多的个人和团队参与社区和生态系统,并做出贡献。

11. 您有什么想说或分享的信息,告诉社区吗?新闻,更新或计划?

在过去两年的技术发展过程中,为了让社区成员体验到亦来云的技术特点,我们注重技术开发进度和产品项目的实施。在未来的发展计划中,我们将同样关注三个方面,即:工程开发,产品规划和技术标准。

亦来云基金会已经开始根据这一计划进行组织结构调整。而CRC将是促进亦来云技术标准化的最重要机制,我们将在CR中引入ELIP机制作为第一步。

来源:CR先锋资讯

声明:链世界登载此文仅出于分享区块链知识,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此文如侵犯到您的合法权益,请联系我们kefu@lianshijie.com

参与讨论 (3 人参与讨论)

相关推荐

亦来云(ELA)销毁1300万,社区热情持续高涨

亦来云(ELA)销毁1300万,社区热情持续高涨

根据亦来云 CR 网站第10号提案——《1631 - A reconsidered 80% Burn Proposal》中约定的销毁时间,亦来云基金会已于北京时间 2020 年 7 月 30 日 17:00 执行销毁提案。此次共销毁1300万 ELA,占 ELA 发行总量39.39%。销毁地址: ELANULLXXXXXXXXXXXXXXXXXXXXXYvs3rr亦来云区块浏览器: blockch

CR先锋资讯双周报|2020-07-29

CR先锋资讯双周报|2020-07-29

本文共3631字预计阅读10分钟本周双周报继续聚焦亦来云社区最新动态。那么,我们开始这期CR双周报的内容吧!Elastos 作为新一代互联网设计的操作系统( OS ),以区块链作为可信基础,并利用 Elastos 各技术组件和独特的系统架构作为底层基础设施以使其能够以不同于传统互联网基础设施的方式运行。随着亦来云新一代互联网技术的不断发展,其基础架构和技术组件有了更丰富的内容。为此,CR 双周报定

火币集团高层组织架构发生变化:原阿里高管朱烨已出任CTO

火币集团高层组织架构发生变化:原阿里高管朱烨已出任CTO

据吴说区块链梳理,在 2019 年 12 月底原 CTO 离职后,来自阿里的技术高管朱烨已经于数月前加入,担任火币新一任 CTO。

​亦来云第一届 CR 委员通过1631万 ELA 销毁80%提案

​亦来云第一届 CR 委员通过1631万 ELA 销毁80%提案

2020年6月10日,亦来云第一届 CR 委员正式产生,随后委员们展开了积极高效的关于1631万 ELA 社区资产处理问题的讨论。经过讨论,关于1631万 ELA 销毁80%的提案正式被提出。截止今天,提案投票结束,最终提案以9票赞同票,3票反对票正式通过。当前该提案已经开始七个自然日的社区公示期,在公示期内所有亦来云社区成员都可以对该提案投反对票。若公示期结束后,反对票数没有超过总流通量对应票数

​亦来云:新一代互联网项目

​亦来云:新一代互联网项目

关于亦来云亦来云是全球首个让区块链的可信能够传递到日常应用场景的操作系统,也是基于 Web3.0 技术的下一代互联网项目。结合 Elastos 的沙箱隔离机制和网络隔离机制,让数字资产可以被确权、数量有限(稀缺)、可交易和可消费。让人人都能拥有数字资产,变现未来财富。从而将互联网打造为智能经济生态圈。亦来云创始团队亦来云创始人陈榕自1985年以来,陈榕一直专注于研究操作系统和面向对象编程模型。陈榕

​奥地利学派经济学的启示-亦来云建构理性的市场之路

​奥地利学派经济学的启示-亦来云建构理性的市场之路

作者 老毛一. 亦来云的建构理性与自由市场的融合米塞斯在《自由主义》书中的一段话:"自由主义和社会主义,两者都献身于全人类的善,它们之间的区别不在于它们的最终目标,而在于它们用以达到最终目标的手段"今天互联网上演的是中心化的机构特别是垄断性互联网巨头公司通过无偿占有个人数据,剥夺个人的私有数据资产权实现了网络交易大爆炸(交易革命),他们正在奴役市场中的消费者,打破网络垄断已是公众广泛共识。大量网络

销毁策略哪家强?亦来云 VS OKB/HT销毁策略

销毁策略哪家强?亦来云 VS OKB/HT销毁策略

在区块链市场里,BTC一直处于主导地位,像一个无形的手一样控制着这个本就风谲云诡的圈子。撇去泡沫,价值沉淀,没有了IEO打新热,没有了模式币、共振币掀起的暴涨行情,也没了打折促销的市场热点,在竞争逐渐回归平静的时候,"销毁"一词横空出世,一石激起千层浪,给原本平静的市场添加了一丝涟漪。OKB/HT "历史上的销毁"所谓销毁,把一部分的代币份额直接销毁,从而锐减代币总量,增加流通率,形成通缩化的经济

比特币有什么缺点?

1.交易平台的脆弱性。比特币网络很健壮,但比特币交易平台很脆弱。交易平台通常是一个网站,而网站会遭到黑客攻击,或者遭到主管部门的关闭。2.交易确认时间长。比特币钱包初次安装时,会消耗大量时间下载历史交易数据块。而比特币交易时,为了确认数据准确性,会消耗一些时间,与p2p网络进行交互,得到全网确认后,交易才算完成。3.价格波动极大。由于大量炒家介入,导致比特币兑换现金的价格如过山车一般起伏。使得比

麦妖榜
更新日期 2019-09-03
排名用户贡献值
1牛市来了30910
2BitettFan24187
3等待的宿命23810
4区块大康20369
5六叶树20310
6linjm122719429
7天下无双16192
8lizhen00215280
9让时间淡忘14586
10yelanyi050511349
返回顶部 ↑